不轻易狗带

日常写一些傻屌文学 毫无梗与深度

All the stars 1(超蝙/kontim/jondami)

概述:布鲁斯与卡尔(克拉克)为了氪星与地球的和平而不得不联姻,然而联姻的背后却有着两人未察觉的阴谋,两个人的家人更是对这段“被强迫”的婚姻关系百般阻挠…

作者瞎bb:想看Jondami Kontim的朋友,可能至少三章以后了…
 
 1


“布鲁斯少爷,我很确定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后悔的。”
年迈的管家将近乎是空的行李箱递给布鲁斯,“至少会很后悔只带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布鲁斯挑眉,“只是一个任务,我相信我会顺利回来的。”
 
韦恩祖宅门外一辆黑色福特已经等着了,在车边的阿曼达·沃勒还在跟什么人讲着电话,神情并不轻松。
“我看我得走了,”布鲁斯抬起手腕瞥了一眼手表,“那就麻烦你照顾好一切了,阿福。”
“一如往常(as always)。”阿尔弗雷德语调带一些忧伤,却还是保持着他作为管家的素养目送布鲁斯的离去。
 
司机接过布鲁斯的行李,而阿曼达向布鲁斯点点头并迅速向电话的对面说了句bye。
“沃勒女士,”布鲁斯向刚挂掉电话的阿曼达示意,“我想我们可以走了。”
司机发动汽车时布鲁斯有些走神,他盯着移动的街景,再见了,哥谭,他在心中跟他曾守护的这座城市告别。
沃勒令人不舒服的冷酷语调打断了布鲁斯的告别,她从副驾驶转过来和布鲁斯交流,“我得说,韦恩先生,感谢您的牺牲和付出,才有了和平的今天。”
布鲁斯甚至没有笑,对方对他曾经的哥谭义警身份一清二楚,实在无需再做伪装。
“只是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布鲁斯冷冷地回复。
沃勒似乎楞了一下,她没有继续扭着头与布鲁斯交流,她陷入了新一轮的“短信对话”中。
 
“我很高兴能看到这次联姻,”此次代表地球的莱克斯·卢瑟与氪星将军佐德将军握手示意,“这将会是一次促进两个星球交流合作的重大外交进步。”
“这是当然,”佐德将军看起来也很满意,“氪星与地球能够能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战争,开始和平,也是我们所有氪星人愿意看到的。”
两位代表在两方秘书,助理与随行官员的见证下,正式签署了《和平条约》。
 
氪星的元老院内,卡尔·艾尔在为他的表姐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们不能忽视卡拉的个人意愿,就这样把她嫁给某个人类,她曾经是皇室的一员啊。”卡尔·艾尔尽可能让自己听起来更有说服力。
“好了,卡尔殿下,”元老院的各位老者很明显并不怎么想讨论这个,“卡拉小姐在战时就多次违反律条,私自前往地球帮助地球人,如果不是她当时拥有皇室身份,她可能永远要在红太阳监狱了。去联姻已经是她最好的下场了,王子殿下。”
卡尔·艾尔,氪星的王子,此刻满是恼怒和不甘。想进一步争辩的他却被元老院的院长先发制人,院长近乎无情地指出,“还有一个小时,我的殿下,卡拉小姐就要去地球接回她的未婚夫了。”
不应该这样的!
卡拉飞往地球是为了他,他无私的姐姐为了保护他作为人类时一起相处的他的家人和朋友,被夺去了尊贵的地位甚至无价的自由。
没时间再和元老院争辩,卡尔攥住了拳头,他很清楚,他只剩下一个小时了。
 
车停在了一个仿古城堡面前,“这是专门为氪星人建造的,”沃勒为布鲁斯打开车门,“内部有礼堂,大使馆,办公室甚至你们的婚房。”
“我还以为我以后都要待在氪星了,”布鲁斯示意司机把从后备箱拿下的行李交给自己,“没想到在这里还有婚房。”
“你不会喜欢这个的,布鲁斯,”沃勒趁还未进城堡,凑近布鲁斯小心地说道,“我没办法帮助你,但是这件事情很不简单。”沃勒快速地塞给了布鲁斯一张纸条,然后退向一边,作出邀请的动作“韦恩先生,卢瑟先生和佐德将军已经恭候多时了。”
 
卡拉被元老院裁决关在氪星的惩戒室内,双脚戴着特殊的脚铐。
卡拉一个人光脚坐在地上,脚铐使她看起来十分狼狈,而她的神情也有些颓靡。
“卡尔!”卡拉吃惊地看着从房顶降落并蹲下来为自己解开锁链的表弟,“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别说那么多,”卡尔把铅做的斗篷从自己的身上解下,温柔地披在卡拉身上,“快走!”
“至少要一起走,卡尔,我不能留你在这里。”卡拉握着卡尔的左手,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表弟经历那些她所经历的一切。
“皇族手里的铅斗篷只剩这一件了,”卡尔单手为卡拉戴上斗篷的帽子,“而且我们都跑的话,和平条约怕是刚刚签署就要撕毁了,卡拉。”卡尔反握住卡拉的手,“我们是氪星的皇室,也是地球的守护者,这是我们必须坚守的。”
卡拉明白了,她拥抱了自己的表弟,带着决绝和温暖,那个小时候从地球来往氪星时飞行还要小心揪着她的披风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氪星之子了。
 

TBC

非专业人士 2

设定:半AU,托尼和布鲁斯隐瞒超英身份,克拉克和史蒂夫均无超能力。

叨逼叨:本来想把酒会究竟发生了什么直接写出来,但是感觉放到番外写多视角会更有趣,所以这一章就是承上启下啦。
以及感谢大家的喜爱,非常有动力更新w


深夜,两个男人坐在布鲁克林的一间小酒吧。
“罗杰斯,我必须得说,”克拉克喝了一小口啤酒,“如果刚刚不是你及时救场,那场景能让我尴尬一整晚。”
眼前曾身为战地记者采访过他和老友巴基·巴恩斯的熟人对史蒂夫露出了一个不那么自在的表情。
“虽然我还是搞砸了,”克拉克这次喝了一大杯酒,“露易丝,你记得的吧,和我一起去前线的那位女士,酒会结束的时候甚至都没跟我说句话。”
史蒂夫的第一反应是点点头,是的,他也搞砸了。
等等,搞砸了?特工史蒂夫·罗杰斯才想起来这只不过是个酒会,而肯特甚至得到了布鲁斯·韦恩签名后的个人名片,天哪,这也能叫搞砸了?
“搞砸了?”史蒂夫拍拍肯特的肩,“怎么会,不过是次普通的酒会而已,不要太严肃,记者先生,这绝不会出现在新闻上。”
“罗杰斯上校,我不得不钦佩你了。”克拉克盯着史蒂夫背后高高挂起的电视。

据了解,今日在斯塔克大厦举办的私人酒会不仅有众多好莱坞名流到场,歌谭王子布鲁斯·韦恩也难得现身,席间更是与托尼·斯塔克频频咬耳朵与拥抱。难道托尼·斯塔克也是双性恋?更是有相关人士曝出酒会上有一名男士与斯塔克纠缠不清,被这位男士泼了酒的斯塔克没有生气,反而安慰这位男士,而佩珀·波兹赶来为其善后时,斯塔克更是为了保护这位男士与其争执不休,这位男士……

电视突然黑屏。
史蒂夫一脸无辜地拿着遥控器,克拉克一脸揶揄,“你说如果我把你就是那位男士的信息卖给电视台,我是不是也能勉强挤身中产阶级了?”
史蒂夫扶额,“那我可能就得把星球日报派遣员工去斯塔克工业卧底收集信息的消息放出来了。”史蒂夫将娜塔莎刚刚发给他的消息展示给克拉克。
眼尖的克拉克发现史蒂夫的这款手机是政府人员专用机。
“退休大兵进入政府部门,嗯,看来你去酒会的目的也不单纯啊,上校先生。”克拉克笑笑,“我猜猜,搜集罪证还是监视,或者卧底?”克拉克没有放过史蒂夫任何一个表情,“宾果!我就知道是卧底。”

史蒂夫挑了挑眉毛,“纽约花花公子?”
克拉克也不甘示弱,“歌谭宝贝王子?”
“所以,要来一次合作吗?克拉克。”史蒂夫意有所指。
“为什么不呢,毕竟我搞不定托尼·斯塔克。”克拉克耸耸肩。
“我也搞不定布鲁斯·韦恩。”史蒂夫举起酒杯。
“那就祝我能搞定布鲁斯·韦恩/祝我能搞定托尼·斯塔克。”
两人愉快地干了剩下的酒。

TBC
吐槽:实际上是纽约俏佳人和歌谭社交花23333

非专业人士 1(超蝙+盾铁,半AU,身份梗)

摘要:神盾局非专业特工史蒂夫和星球日报非专业卧底克拉克发现自己误打误撞在帮对方完成任务

设定:半AU,托尼和布鲁斯隐瞒超英身份,克拉克和史蒂夫均无超能力。

史蒂夫手指捻住布鲁斯·韦恩的资料页,他试图做一些平复呼吸,但还是很难让自己保持冷静。
“我不懂,娜塔莎,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出外勤的。勾引一个歌谭的花花公子?这太超过我的能力了。”史蒂夫面有难色,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神盾局会派这种任务给他一个外勤兵。
“事实上你知道你没有选择权,虽说布鲁斯·韦恩不是完全的弯了,双性恋,你明白的”娜塔莎正在努力把迷你手枪藏在自己被长裙遮盖的小腿侧,“史蒂芬,我很抱歉,对于这个任务,你也看到了,”娜塔莎指着自己的鱼尾裙,“我被派去斯塔克的任务,而克林特,你知道的,他最近的肚子说是他怀孕了也不为过。其他那几位,你懂的,仍然满世界乱飞。”娜塔莎整理了一下裙子的尾部,“所以,没得选择。”娜塔莎拍拍他的肩膀,“我得先走了,我预约了丝芙兰的化妆师,晚上酒会见。”
史蒂夫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布鲁斯的照片。
好的吧,史蒂夫拿出手机。
谷歌搜索:中年男双性恋富豪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穿着不太合身的西服的克拉克在斯塔克的酒会明显有些格格不入。
这真是糟透了,他的第一个卧底工作,就这样,还没开始,就失败了?
是的,两位星球日报的优秀记者,为了挖掘几乎同时失踪在两个危险地点却又安然无恙的两位富豪的秘密,或者说是“勾当”(露易丝语),露易丝·莱恩和克拉克·肯特开始了卧底工作。
露易丝明显偏爱歌谭的布鲁西宝贝,他的脸和作风更对她的胃口。
“我不喜欢真正的花花公子,绯闻男孩,”露易丝将斯塔克的资料递给克拉克,“而斯塔克,绝对是其一。”
克拉克于是接过了他这辈子最后悔收到的文件夹。

“哦,嘿,瞧瞧这是谁来了。”摄像机的灯光和人群的嘈杂声突然爆发,娜塔莎马上注意到了自己的目标,“斯塔克来了,照计划行事。”
史蒂夫端着酒杯示意娜塔莎他已经做好准备。
“韦恩先生,您来纽约的目的是什么?”
“韦恩先生,韦恩集团和斯塔克工业会有合作吗?”
“韦恩先生…”

终于穿过红毯的布鲁斯还没找杯酒放松一下就被托尼逮了个正着。
“布鲁西,我的宝贝,你来了。”托尼给了他的好友一个大大的拥抱。
“如果你不想我们两个明天被写成一对,就把你的手从我的肩膀上挪走。“布鲁斯对托尼可太了解了,拥抱亲昵,可绝不是他寒暄的标配。

娜塔莎并没有来得及去实现“剧本”上的计划:被红酒不偏不倚溅到胸部,又假摔到托尼·斯塔克怀里的红发美女,刚刚好也是未来三天要去面试斯塔克工业首席执行官的助理小妹。
是的,这个计划曾经非常完美,尤其是对于一个真正的花花公子而言。
直到一个陌生的有着一缕卷毛的男人不知所措地撞上了拿着红酒的史蒂夫。
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蝴蝶效应了。
破碎的眼镜片,沾上红酒的定制款西服外套以及打量的眼神。

好的,这下事情复杂了。

TBC